北京:基本阻断疫情扩散 但防控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


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,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,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,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。

“缓解措施有效。但再说一次,我们不能摧毁我们的国家,”他说,“我一开始就说了,解决办法不能比问题本身更糟。”

福奇在发布会上说,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得以执行,他在首都华盛顿外出散步时,看到人们等候打包食物时保持了2米间距。“在这般清醒和艰难中,我们会取得进展。”

皮埃蒙特市的民防部门起草的文件指出:

1月3日,美国疾控中心(CDC)主任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正式通报。几天之内,美国情报机构开始在给总统的每日情报简报中,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。但随后几周,特朗普一直未予重视。

“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-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。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,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——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。”

有媒体报道,在随后的3月14号,各个领域两百多个专家联名给英国政府写信,要求采取更严厉的社交隔离(social distancing)政策。同时,超过两百名行为科学家要求政府公开更多证据以支持政府所说的“行为疲劳”(behavioural fatigue)。但实际上,这两封信与群体免疫的争论都没有很大关系。

2月初,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.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。当时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。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,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。由于资金不足,美国的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。

美国数州确诊病例攀升。路易斯安那州官员说,新奥尔良市下周将用上全部现有呼吸机。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已经申请调拨呼吸机多日,但特朗普认为有些州政府索要无度,超过实际需求。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